南楼,抹不去的记忆
 
发表日期: 2018年02月23日 12:55 编辑:Admin

  机场1号路由北向南在机场道口形成了一个“个”字形的分岔,西边的直通市里,叫机场路(现在叫机场辅路)。直线延伸到生活区的过了道口就叫机场南路,东边的一条连接机场3号路、4号路、铁路。

机场南路的两边又形成了若干板块的生活住宅和配套的生活设施。这一片区域我们统称为南楼。

机场南路从北往南,以前路的东边是101厂的宿舍,大家称呼厂1楼、厂2楼等等。路的西边是北京管理局的宿舍,用数字标号。后来就划分区域了,有了现在的燕翔东西里,机场南路东西里等小区。

向北直着过去是候机楼(1号楼)。

  101厂宿舍。旧的编号和新的编号,与管理局那边明显不同。

  北京管理局宿舍,原来楼的编号和新编号。

  看见这两个雕塑就基本到了南楼的中心了。

  机场南路在这里有了一个“人“字”形的分岔,形成两条平行的线路直达南平街,这两条路都叫机场南路。

  这里是岔路口的三角地。单位组织去北戴河,北京游乐园……都在这里上车。

  南路西里,这几栋楼是当时北京管理局领导住的。

  下面5图是南路东里。

  南路东里新修的小花园。

  这栋楼房子特别小,大家称之为鸽子楼。

  当年这个迷宫可是让孩子们欢乐了一阵子。

  京客隆北边直对机场南路的一个花园,大家都叫它南花园,也叫小花园。

  现在这里建设的很漂亮。

  大家称之为糖葫芦。

冯如(1884年1月12日-1912年8月25日),男,原名冯九如,乳名冯珠九,字鼎三,号树垣。广东恩平人。中国第一位飞机设计师。他是中国最早从事飞机研制、设计、制造的人。被美国报纸赞为“东方莱特”。1911年2月,冯如谢绝美国多方的聘任,带着助手及两架飞机回到中国。他提出航空救国主张并为之奋斗,并在广州燕塘飞行表演中不幸失事殉职。冯如殉职后,被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袁世?P追授陆军少将军衔,遗体安葬在广州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(今黄花岗公园),立碑纪念,尊为“中国始创飞行大家”。

  这面壁雕反映了首都机场的发展历史。

  在花园玩耍的老人。

  京客隆东面,燕翔东里9号楼前面。 这里原来是一个露天场地。场地中间立有两根木头的柱子,是挂幕布用的,有时会放电影。那时除了正常的放电影之外,外地电影制片厂新拍的影片到北京送审,下飞机先在机场放映。当时机场有两个露天场地。一个在北边工作区八一广场。一个在生活区。北边的放完一盘拷贝,赶紧用车送到南楼放映,就这样?易欧拧A礁龀〉胤磐旰笤偎褪欣铩?

  燕翔西里,这是机场最早的宿舍楼。是灰砖楼,典型的50年代的建筑。

燕翔西里1号楼到10号楼应该是第一期的建筑,由西北方向逆时针围城一个”口”字形中间是幼儿园和新华书店。

  燕翔西里7号楼,角上这个单元曾经是三幼的小班。后来多次易主。2015年一场火给烧了。

     京客隆西边,机场南路奔小天竺的路口。当时机场车队每天去东直门接职工上班,其中有一个车会开到南楼,就在这里顺便接上去市里上班的家属和上学的孩子到东直门。我儿子从小学六年级就坐班车到东直门,自己再换乘44路到学校。我家先生有时候去市里办事,回来时如果是空车就会在大山子359车站减速,碰到穿民航服的就吆喝一声有回机场的吗,顺便捎回来。

  西北角的燕翔西里1号楼。

  现在还是木门窗。

  在燕翔西里10号楼,有一家在4个窗户上种满了花。尽管楼很破旧。花特别醒目。看到这里我想这家人一定非常热爱生活,他们回到家里,肯定有一种,躲进小楼成一统,管它春夏与秋冬。沉浸在自家的美好里。

9号楼和10号楼之间的一棵杨树,上部已被砍掉,树围4米多。

  以前的工人俱乐部,前几年大修。现在叫国门文化中心。

  俱乐部(国门文化中心)北边的小花园。  

        这里原来有一个食堂,叫五食堂,大家基本上都是在食堂买馒头,回家熬粥炒菜。那时没有塑料袋,一般都用布袋子或飞机上的清洁袋装馒头。现在建成了文化公园。白天老人们在这里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。健身娱乐度过幸福晚年。

  俱乐部北边有一棵高大的杨树,有的朋友建议我一定要放上这棵杨树的照片。说是有机场就有这棵树,有可能比机场更早。大家之所以对这棵树有这么深的感情,我想这棵树伴随着南楼人走过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,像一位睿智的老人,把南楼人的喜怒哀乐写进了它的年轮里。

  树围3.45米。

  国门文化中心的后面。

  机场体育场,最早这里是一片平房。70年代后期为了建设新候机楼(现在的T1),当时有大量的建筑工人,工程兵住在这里。他们撤出后,民航军转工留下了大批的转业军人,他们成家后有的也暂住在这里。我们结婚是住在东边铁道边上工程兵151大队的平房里。

圆顶的房子是机场篮球馆。

  南平里这栋楼当时叫鸳鸯楼。

  机场现在的三所学校,两个小学后来改名九十四中机场分校,现在又改名外经贸附中机场分校了。原来机场有首都机场中学和130中学,后来合并改名求实职业学校了。

  机场的四个幼儿园。一幼在装修,二幼的大门实在是难看。三幼和基地幼儿园。

     儿子小时候, 孩子们在幼儿园时聊天,一个说我爸开飞机,你家有吗,一个说我爸开737,你家有吗,哼……。男孩子喜欢拿着飞机模型,汽车模型去幼儿园。

现在的孩子大概讨论游戏比较多了吧。

  每个小区来一个楼标。

    那时候给店铺起名不像现在要夺眼球,名字要漂亮。只是在功能前面加上机场二字,机场照相馆,机场邮局,机场理发店,机场南储蓄所……。

  机场邮局。

  机场照相馆(现在改名了)。

  机场最早的工商银行。机场南储蓄所。

  这里原来是街道办事处的小吃店。后来大家称之为玻璃屋。

  京客隆超市。原来的机场副食品蔬菜店。

菜场每年最热闹的时候就是冬储大白菜时。有时候,菜蔫了,就会堆成一堆卖,便宜,那时叫撮堆。

那时会用医院输液的玻璃瓶做西红柿酱。

     新华书店 在南楼生活过的人对这里绝对不陌生,机场最早的唯一的新华书店,经历了这么多年依然坚挺地存在,不容易。

  这里原来也是一家理发馆,叫燕华理发馆。

  机场派出所。

  机场街道办事处。

  这里原来是机场木工房。在街道办事处南边,和锅炉房洗衣房挨着。负责维修机场宿舍的门窗,做办公家具。

  南楼锅炉房

  这里原来是机场洗衣房,那时飞机上换下来东西,宾馆餐厅换下来的用品都是在这里洗烫干净。后来几经易主,现在是蜀国演义饭店。

  往小天竺那边走,这里原来是机场百货商店。

  原来的机场煤气站。

  那时液化气计划供应。民航通过关系,可以搞到一批计划外的气源。大家就买一个煤气罐,去生活服务处,找一个副处长批个条,换一罐液化气。后来有了临时本,是红的(正式的是绿的,每月一罐)一年只有4罐气,其余的买议价气。有一次看见一个并非年轻的人去换煤气,拿了一个红本,我问他,您不应该是红本呀。他很懊恼的跟我讲,发本时,我想咱是共产党员,先让给他们吧,我等下一批,没想到没了。过去这样的情况很多(分房子、涨工资……),发扬风格,结果是最后没了。抱怨毫无用处,后来人们就成了,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占上再说。

  在国门文化中心南边,这里原来有一个浴池。

机场浴池,每天下午3点开门到晚上8点,人多极了。早先是气供热,后来机场打了一口温泉接入进来。那时偶尔会有一个女同志带一个四五岁的男孩在女的这边洗澡,大家非常有意见,这个女同志十分抱歉的对大家讲,丈夫又飞了,孩子不洗澡哪行呀,实在是没办法。浴池管理员特别好就跟她说,你就晚点来吧等我们关门的时候在来。还有的女同志在浴池大厅里等着让一个男同志带孩子去洗澡。同样,妈妈是乘务员爸爸让别人带着女儿洗澡的。带别人家孩子洗澡的都是进去先给孩子洗,完毕叫浴池管理员把孩子带出来交给家长。那时的人们不像现在事事设防。周边部队的官兵也排队来洗澡。后来通了天然气了,慢慢地就在家里洗澡了。浴池的使命也就结束了。在浴池的后面是面包房,做蛋糕面包卖。

  浴池温泉的泵房。

  原来的机场粮店。

  机场最早的菜市场。

  机场医院变迁记。

  燕翔西里11号楼,最早的机场医院。那时叫卫生队。后来在原址上盖了一栋机场的公租房。

  燕翔东里的小白楼,机场医院的第二个家。

  南路东里,现在的机场医院。

  新建还未启用的机场医院。

      其实有时候看着现在的图回想它以前的样子是一件挺痛苦的事。还不如直接去想。

        有些东西改了,在某种程度是一种割裂。有时会在某一个触点,突然回想起往事,然后感慨就剩下回忆了。
都说吃最能勾起回忆。下面曾经红极一时的几家餐馆,一定能引起呼应的。

  这里是机场特早的一家餐馆,在燕翔东里,京客隆的斜对面。有时候单位搞活动(运动会,歌咏比赛……),都在这家吃饭。已经面目全非了,我真的想不起来叫什么了(朋友们告知叫神厨,神厨之前叫翔宇烤鸭店)。

  在工商银行的东边。原是燕翔饭馆,是机场的一个人下海经营的。

  原来这是个车棚改造的餐馆,在南花园的边上,大家在这里吃到了与北方菜完全不同的皮蛋瘦肉粥,小笼包,当时很火。

  在南路西里这里原来是非常火爆的饺子馆。

  原来的林燕楼,好像是很早的菌汤涮肉。叫蘑菇宴。

  一说起川老坎,知道的人一定不少。

  这个南楼的人应该都不陌生。

  这家饭馆南边的头上是叫大通的一家熟食店,后来迁到燕翔西里7号楼了。(朋友留言怀念大通的鸡爪子)

  机场宿舍区最南边有一排树,这是机场的围界。树的北面属于朝阳区属于机场,南面属于顺义属于天竺 。树的南边以前是一片麦子地。春天会到地里挖荠菜。

  (朋友提供的图片)民航的服装。我想这应该是中国民航统一着装的最后一批服装。以后就改革分家了。各单位都有了自己的服装。

   记得刚分家时从服装上就能看出是哪个单位的。大家都说华北局穿中山装,国航穿西服,机场穿夹克。

  民航的徽标和领章帽徽。民航这个徽章应该也是最后一批。改革以后各单位都有了自己的标识LOGO。

  在部队、复员、加入工会,完成了从军人到工人的转变。方章上的字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后勤部装备部监理章。

  文革时期的毛主席像章。

  这两枚是中国民航发行的。

  朋友提供的照片和文字

  国航成立时发行的明信片。

  三个候机楼建成时发行的首日封。

  现在50 多岁的人,对这些不陌生。

      记得有一次孩子在聊天时说了一句话,让我记忆深刻,当时好几个人,他对其中一个人讲,你和我们不一样,我们是民航子弟。我想他从小生活在这个氛围了,环境对他的影响一定有烙印的,就如同大家在不同的场合常说的我是北京人,我是中国人一样。

  都说往事如烟,其实往事并不如烟。

任何事物时过境迁就都成了回忆。只是身在其中不觉得罢了。一回首竟如此美好或不堪。
  人都会怀念过去,但是没有人愿意回到过去。 所以要做的就是记住美好,向前看。
我家先生在聊天时总是说家乡如何如何和好,我说既然这么好你就回去吧,别在北京了。其实他也承认是不可能的,回去也不习惯了。
你可以唱烛光里的妈妈,但绝对不想回到烛光的时代。
现在很多人怀念四合院,怀念胡同。可能没有人愿意回到房檐下用蜂窝煤做饭,大冬天跑出家门去大街上上厕所。
人们怀念过去,说白了怀念的是情感而不是生活。常说那时候多好呀,估计绝大多数的人都不会说那时的生活多好呀。除非是含着金勺子出生的人。
  社会发展的过程就是不断的进步,有的改革会造成记忆的撕裂和断代,尤其是有共同记忆的事件和建筑。这个平衡点非常重要和智慧。 西方在这点上比我们做的要好一些。
有一句古老的谚语,别走的太快,等等灵魂。怀旧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身体和灵魂的对话。年纪大了尤其喜欢怀旧,喜欢小时候,坐在自行车的大梁上被爸爸带着玩,拿张凉席铺在候机楼两边的空地上,或坐或躺,仰望着灿烂的星空,感受着最自然的凉风,喜欢在机场停机坪内遛弯的时候,跑到飞机旁边照相,喜欢机场游泳池里的喧闹,幼儿园里肉龙的香软,干脆面的响声,回忆起自己很二的傻事都是一种幸福。
人这一生回不去的是故乡,能回去的叫家乡,天天在的地方叫家。 南楼不一样。只要在这里生活过的,便是抹不去的记忆。心中永远的家。
如果说1号路是人们的理想和奋斗,南楼则是温馨的港湾。

  在朋友们的帮助和鼓励下,完成了南楼篇。这里的事有些是亲历的,有些是朋友讲的,旧物件的照片是朋友提供的。可能有些不够准确,希望得到大家的指正补充,一起完成我们共同的回忆。谢谢朋友们。

拙文发后,引起了很大的反响,留言非常感动。在朋友们的告知下,做了部分修改,仍然有不准确的地方,我会继续完善。由于篇幅有限,有不少的照片都没放进去,新的小区都没有涉及,望大家见谅。谢谢朋友们。



   
·图片新闻